小玲日記

二零零二年

星期二 二月廿四日 天氣=晴

今日天氣好好, 陽光仲好普照.

「天氣咁好最好踢波啦!」老公一身球員打扮.

「咁o 既天氣, 最好應該係shopping. 一陣晒到人黑抆抆, 用晒成支美白防晒都補唔返!」

老老實實我最憎陪老公去球場, 睇住成班麻甩老唔著衫打大赤立週身臭胡味, 真係好死

憎呀!

「你地d 女人淨係鐘意買野, 錢又唔識搵, 運動又唔做! 依家廿幾歲就乜痛物抽根平路都

仆親, 過多幾年, 生埋個仔真係輪椅都要買定…」

「鬼得閒同你生仔呀!」

「你唔好生囉, 大把姐姐住排隊! 我呀….」老公d 大男人又病發, 我拿拿聲帶上老公送

的先進 mp3 機.

「依? 咩歌?」

「好聽呢, 我見尋晚得閒咪幫你upload 左我d 作品囉, 你聽過架?」

「嘻嘻, 留返一陣睇波先聽啦咁!」

來到球場, 我第一時間霸個好位, 前面橙柱, 後面有棵樹, 左面有個垃圾茼, 右面

有個肥師奶. 陽光應該都去左七七八八! 然後我嚮我預先準備好的hello kitty 袋袋中拿

出我美白之道, 肥師奶投以羡慕的眼神.

「依妹妹, 好準備喎!」肥師奶說.

「駛乜講! 如果唔係一陣比太陽晒親, 雀班走出來, 咁就大件事啦!」

「咁又係呀, 你咁靚女, 又白淨, 一陣晒到好似黑人咁點算呢. 準備功夫真係要做足呢!

係呢, 呢支咩來?」

「師奶你識貨啦! 晒黑都唔緊要呀, 至怕唔均秦兼起雀班! 呢支係最新的sk2 防晒淨白深

層….呢支係一旦晒傷左的事後after sun….呢兩支係….」

「厲害呀! 咁你唔索性帶帽?」

「哈! 我有帶呀! 仲有頭巾, o 岩o 岩嚮宿霧買嫁, 係咪好靚?」

「真係好靚呀!」師奶的眼神再一次出賣左佢.

「嘩! 你攪咩呀? 雜架撻呀? 仲咩倒到成地都係樽呀? 你做咩呀?」老公知嚮邊度鼠出來.

「咩姐..人地怕晒丫嘛!」

「咁怕晒平時唔好出街丫, 個個禮拜六日又要死出街, 總之唔嚮屋企就得!」

「你做咩咁惡鬧你女朋友呀?」

「依, 祥嫂, 你來左啦? 你老公呢? 我地成隊人等緊佢….個波呀!」

「來左啦, 換緊衫呀!」

「依師奶, 你就係我老公成日題住果個球癡老婆呀?」

「係呀, 你就係我老公成日題住屎波到唔恨最鐘意陪跑果位強嫂呀?」

「….唔….係呀!」死八婆!

「你地唔好傾住啦, 呢度係敵方陣地, 我地坐對面…」

「好猛太陽果邊?」

「係呀, 拿拿聲執埋d 杯杯碟碟過去啦!」老公無等人就自己走左去.

依家係下午六點幾, 太陽嚮正頭頂晒落來, 一d 都唔好受. 如果唔係衝口而出應承

老公陪我shopping 三個月我就睇佢踢一次波的話, 打死我都唔來! 嚮呢張一層層的球場

椅上面, 有我, 肥師奶同埋另一個瘦師奶.

「老公好野!!入波好野!」我扮野咁跳左起身.

「你老公擺烏龍射左入自己龍門呀! 仲好野! 你識唔識睇波呀?」

「都叫入波丫! 你老公有無得入?」

「我老公做龍門喎!」

「好巴閉咩! 我老公蹤橫球場o 既時候呀, 你老公都未識踢波呀!」

「你無野呀嘛妹妹, 我老公踢波果陣, 你老公都未知咩叫’波’呀!」

「你….」我知佢係串緊我.

「你厲害, 生多兩個仔添啦, 到時你老公仲知咩叫波呀!」我串返佢!

「你….」

「你地兩個唔好嘈啦! 大家都係女人, 大家都係被迫出來晒太陽的女人, 應該同一陣線o

既..」瘦師奶成個鄉下婆咁, 估唔到一出聲咁有號招力. 我同肥師奶即時靜左落來.

「妹妹, 遞過奶樽比我啦!」

「o 我..好…係咪白色果個?」

「果個係老公個水樽, 透明果個先係…」

「拿…」

「唔該…」

「其實點解你地會來睇你地老公踢波o 既?」我就話三個月一次丫, 佢地就次次都來.

「我地都唔想嫁, 你睇佢地d 樣…」肥師奶指一指球場上的麻甩佬.

「佢地個樣好熱, 見到就辛苦…」

「除左熱同辛苦之外, 佢地成班圍住個波係咁走係咁追, 真係好童真. 你睇, 個波跟本

都唔嚮佢地腳下面…」個波唔知幾時碌左出來比肥師奶踩住.

「老實講丫, 嚮我老公踢返波之前, 我地差d 要離婚…」

「點解?」

「有咩點解丫, 男人來來去去咪衰幾樣野. 爛賭, 爛滾. 自從我地妥協之後, 將所有精

力, 除左小小留比我之外, 就比晒個波. 就係咁, 佢日日晚晚都去踢波…」

「咁你老公都幾好精力喎!」我好驚奇.

「好乜鬼精力丫, 係佢無興趣掂我啦, 都咁多年咯, 男人呢家野, 更係偷新忘舊嫁啦

…」

「咁你個樣又衰d, 又無身裁…」我心諗.

「唉…我又唔同呀, 我有時真係寧願我老公爛賭, 爛滾, 都唔好爛波. 我十年前識佢,

佢都係咁熱衷足球, 真係朝朝晚晚咁踢. 我地都係嚮球瑒識添..拍拖都嚮球場嫁..」

「唔係嘛?」我被兩位姐姐嚇到傻左.

「我當年睇男朋友踢波, 結果睇得多, 個男朋友又唔生性成日輸比我老公, 結果咪過檔

囉. 一睇, 又十年啦. 依家年女都生埋, 都未夠兩個月大就要去球場, 話睇爸爸踢波,

第二時大個女要做職業足球員喎…」

「下? 大個女做職業足球員?」

「佢正一球癡來嫁, 佢成身乜骹物骹甩齊嫁啦! 有次佢比人剷低, 仲起身撲返個波, 跟

手比人再責一野, 斷左右小腿骨, 甩埋左腳掌骹呀.」

我聽到毛管都直晒.

「睇唔出你老公成座山咁都甩骹喎!」

「咪就係, 佢仲唔係純種中國人, 夾左小小印巴藉添. 成二百磅六呎高, 仲做龍門都可

以比人剷到甩頭甩骨呀陰公…」

「咁…我….老公….」我越聽越驚.

「佢地成日都話至在跑下, 散下精力, keep 下身型. 你睇, 個波比我踩住咁耐, 都仲嚮

樹拗緊邊方踢出界就知啦. 拗拗下又打交啦你話死唔死…拿….打啦!」

聽完兩位姐姐講完之後, 唔睇尤至可, 一睇就驚到傻.

「老公!! 唔好打啦!」我唔理危險, 衝出去阻止老公, 老公d 牛脾氣, 實比人打甩骹.

「咩呀! 明明係你隻左腳腳趾尾扯到個波出界!」

「你無野呀嘛四眼仔, 我左腳腳趾尾扯出界個波會向右飛o 既!」

「個波係圓嫁白痴仔! 你信唔信我扯個波向前個波會碌去後丫?」

「咁又點呀, 家陣明明係你篤個波出去. 唔係話輸個界外球我都同x 你, 但係原則呢家野

就真係唔可以妥協!」

「你都痴孖根, 我#$@#$老#$#$%^@#, 你信唔信我!@#^%$&#$&^」

「頭先你擺烏龍果球己經想打七你, $!@老#%!@#臭4#$!@#$!@#, 唔#@$門@#$!@#$西

@#!我唔@#@!」

「你地唔好嘈啦!」

「嘩師奶, 男人踢波你走入來仲咩呀!」

「你地嘈小陣得唔得呀? 你地踢波定係鬧交呀?」

「拿, 呢位師拉就講得o 岩啦!」

「仲有呀, 你地一場波得果幾廿分鐘, 嘈都嘈左十幾分鐘啦!」我好嬲, 我無理到女性應

有的儀態.

「咪就係! 就算嘈, 都係我地嘈啦, 有乜野由自己人嘈自己人嫁姐. 輸個界外球姐…你

比我地開波啦!」

「好! 我今日就比面佢地唔同你嘈!」

「我駛你比面!」

「邊有人比面敵人唔係比面隊友嫁?」

「咩呀!」

「咩呀!」

「下次對準你個頭射!」

「下次對住你個口射!」

「射丫啦, 唔射正xx!」

「哼!」

最後第二隻色球員終於分開左佢地.

見佢地和氣收場都安心 d 返埋位, 但係開始有d 擔心老公啦.

「唉…寧願老公爛波好過爛滾…」

「唉…寧願老公有日戰癱球場, 賺錢養佢一世…」

「唉…寧願….寧願…….寧願老公唔賭唔滾唔爛波, 得閒陪我shopping 煮飯仔, 每

分愛我多一些!」

「……」

「痴線!」兩個師奶異口同聲.

呢一刻的心情就只有我地呢幾個女人先明白, 男人呢種動物真係無厘頭! 相信今次

之後, 我要來多d 睇住老公, 向咁多位姐姐學習馭夫之道!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