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妳老母吧

晚上十點鐘, 剛回家沖完涼出來, 未趕及著底褲電話突然嚮起來.

「喂!?」

「姐夫, 我要搬過來同你住.」阿昌從電話中傳來欲哭無淚之聲.

「好呀, 幾時丫, 無任歡迎, 」

「一言為定..我依家過來….等我執幾件衫….」

「好! 但係你拿拿聲入紙比你老母叫佢將你大姐掉返過去做大臣先…」

「下! 你咁忍心?」

「夠你老母忍心?」

我拿起支煙徐徐點著.

「呼~~其實我見佢嚮田土廳過檔你大姐比我時, 見到佢笑到見牙唔見眼我就應該略知一二..唉….我真死蠢….」

「咁又係…當我無講過…算啦.」

「咩事姐究竟?」

「我老母貼左張告示嚮間屋度話嚴禁抽煙, 違者可罰搬遷.」

「乜佢咁睇唔開呀? 咁你地搵左屋比佢未呀?」

「唉….邊係咁丫, 佢意思係要我地搬.」

「都好o既, 你老母都係為左你地兩兄弟好姐. 男人要自力更新!」

「你究竟明唔明我講乜嫁姐? 點解我覺得你好似咁無離頭咁o既?」

細佬昌好少咁認真看待一個問題, 比佢咁話一話我登時收返起晒d唔正經, 同佢正正經經咁討論人生大事.

「果日大佬文嚮廁所煲煙, 佢出來阿媽就入去, 跟住就發晒癲啦, 又話懶野, 又話濕滯,又話抵全球禁煙.」

 

「咁下次佢去完廁所出來, 你咪又發癲囉, 又話懶野又話濕滯囉, 去完廁所咁死臭下一個點去呀? 抵全球禁屎咁囉…」

「你………」

「打個比喻, 我有件老味吉蒂的t-shirt, 粉紅色, 係你大姐的, 我送比你著丫反正你咁瘦, 你一定要著喎!」

「你……唔好咁啦好無…..點解你咁盟塞….」

「我好認真的, 唔係講笑, 即係你唔鐘意著粉紅色老味吉蒂t-shirt又點可以逼人著呢?正如唔食煙的人唔想食二手煙的原理一樣.」

「我明, 我地己經理入廁所啦, 佢又話要食就嚮窗邊吹出去唔準吹返入來. 好啦嚮窗邊食啦,呢d屋開晒窗有乜理由d風會吹出去丫, 咁唔多唔少都吹入來嫁啦.」

「咁….都不無道理喎, 除非完全唔食嫁姐…」

「唔比嚮廁所, 理埋一角嚮窗台無得一邊大解一邊食己經好將就, 咁出到窗台又話唔比要出走廊食,你知啦, 來來去去都係呢層樓, 出到走廊又話出面窗口吹返入來, 門罅舌返入來…」

「咁都有佢道理, 咁你地不妨搭車去旺角食囉, 返來時間o岩o岩好….」

「咁大佬文咪同阿媽炒野囉, 佢話, 卅幾歲人食支煙都唔得.」

呼~~我吹出一口煙說.」咁卅幾歲人打劫得唔得丫?」

「好野呀姐夫! 你點知阿媽會咁答嫁?」

「呼~~」我再吹出一口煙說.」因為你大姐咁答囉.」

「咁你點算呀? 你家下係咪嚮旺角呀?」

「我嚮屋企.」

「大姐唔嚮度咩?」

「嚮度呀.」

「你好厲害呀! 你點答大姐呀? 教我丫!」

「無呀, 我話你唔抵得煙就搭車出旺角走轉, 返來我食完咁囉.」

「咁型?!」

「駛乜講, 講多兩句我嘴都打歪佢. 你都努力啦, 我明白你兩兄弟感受, 一來係老母, 二來你地又長時間嚮d咁有教養的家庭長大. 唔通真係搬走唔理佢咩….」

「咪就係, 離開係容易的, 留低先難. 戒又戒唔甩.」

「咪係, 食煙就好似細佬塞入汽水樽一樣. 如果我戒甩煙果日, 就係因為成功脫離你大姐之時,到時佢都睇唔到啦.」

「咁又係, 乜塞乜入汽水樽?」

「不能自拔囉…」

「明白.  咁大佬又頂得佢好恆呀! 阿媽好唔開心! 又話搬走容易留低難…點解要咁自作自受….點解咁為難自己…之類,」

「咁你老母點答呀?」

「…佢話…..佢話叫我地問我老豆喎……照顧佢遷就佢係應該囉….」

「醒喎! 高招喎……」我驚嘆原來大妹姐有如斯泥橫拆曲水銀瀉地的絕世武功.

「….呀! 唔講啦唔講啦….嘩….」

「…你個衰仔仲捉你……」電話傳來細佬從汽水中拔出來的撕叫聲後便掛斷了.

「唉……孝順仔真係註定無前途…..做有前途的男人必定要斷六親……做更出色的男人更加要絕道義.」

呢個時候, 白痴玲見我講完電話就即刻擔左張椅坐左嚮我隔離, 然後又雞啄唔斷咁講佢今日用過D咩獨有的凸型凹仆同凹型凸仆, 返到公司三線行人都可以撞幾次台角才成功返埋位等等.

「點解我成日無啦啦都仆街o既?」

「下?」

「我呀, 真係達地好平都仆嫁喎…呀唔係, 有一次係有個樽蓋嚮地下….」

「下? 咁睇唔到咁大個樽蓋善親都好平常.」果次我親眼睇住佢仆, 仲將手上所有的荳腐花拋上半空.

「..我呃你嫁乍…其實我不單止睇到個樽蓋….」

「唔…得啦…明….」我好唔耐煩咁無理佢繼續玩電腦, 背後傳來的qq姐姐叫聲但無法作答.

「我呢…今日行返埋位前撞到兩次台角, 一次左邊大脾一次右脾呀! 當然又瘀晒啦….」說罷將隻七彩神仙腿打出來比我睇.

「出旺角打出來啦, 可以乞錢.」

「咄….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點解我會咁o既?

我呆左一呆..腦內突然重播剛才同阿昌的對話….大妹姐妙絕的答案….

「問你老母啦, 問我把柒呀?」

「下? 阿媽識答咩? 答我啦.」

「你不如問我點解發雞盲鬼暗眼聚妳會易答少少….」

「係咪真係咁難為你丫?」

「問你老母囉…」

「你近來食多左好多煙….」

「問你老母啦…」

「個電視成日著下唔著….」

「問你老母吧….」

「臭安同臭雙近來好似唔係好采大家咁…係咪同初一鬧交呢?」

「去問你老母….」

「點解天氣咁凍你都可以唔著衫而我就係咁乞次乞次?」

「問你老母啦….」

「點解你朝早可以五分鐘就出門口, 牙又唔擦面又可以唔洗都得?」

「點解你成日呻d鼻涕嚮浴缸度? 頭先我跌左本書落去浴缸拿返上來一pat野咁? 呻嚮碗盤已經係我極限, 點解唔呻嚮洗手盤呢?」

「………」我一時無言以對.

「咁….鼻涕係要呻…FAT出來先爽…嫁嘛!」

「咁你可以用紙巾FAT丫!」

「下? 已經要自己呻, 仲要用紙巾, 做男人仲有無慘D呀?」

「咁你去完便便唔好用廁紙丫!」

「丫, 你點知我係咁嫁?」

「你呀! 識你果時都唔係咁嫁! 烏糟垃塌!」

我終於忍唔住….

「咩呀! 卅幾歲人嚮邊度呻鼻涕都要你管呀? 唔係你我駛呻鼻涕落浴缸???」 我火都來埋.

「邊個叫你扮大隻呀! 有衫又唔著有被你又唔蓋!!! 你自己來嫁乍!!」

「係呀, 咩都係我自己拿來嫁啦! 聚你返來咪係一個好好的捉蟲入屎忽的例子囉! 連鼻涕都要自己呻!」我心諗.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