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日

第四天


我任由雙腳擺佈著自己的去向。人己經沒有了意識,腦內一片白茫茫的。行人的臉已看不清楚,頭也很自然地垂下來。

「呠~~~呠~~~~~」車子催促著。

我加快了腳步,上了一輛返青衣的巴士,途上所有的景緻,我通通也略過了,不知過了多久,我回到母家。

全屋人也不在家,只剩下婆婆和小狗坐在門口的一張矮椅子。

「Co Co乖!」小狗似乎比婆婆來得更熱情,猛地擺著尾搖著頭。

「你返來了?」婆婆是憑聲音辨別我們幾兄弟的。」我好像也有預感你正回來的。

「是嗎? 我回來看妳近況怎樣。」我擁著婆婆,感覺就像小孩時一樣,尋求一點慰藉。

「婆婆很好,你怎樣了?」

「很好。」我趁這機會下偷偷的流下哭來。人真的很自私,開心的時候會忘記一切,好讓自己獨自快樂。不開心的時候又會記起所有,將不快分給他們。

「我們到樓下飲茶好不好? 我請客!」我忍著哭說。

「好呀!我也很久沒有跟乖孫飲茶了。」說罷便緩緩的站起來,我觀看著她老弱的身子,一下一下的自己站起來。

「我還可以!」婆婆雖然視力不好,但是只憑一支扶扙加上她堅強的意志力,她從不雖要人扶的。

走到附近的一間酒樓,太陽猛烈,她用手遮住一邊臉來保護她那雙只能分辨光暗的眼睛。當她蹣跚地準備踏上石階時,一不少心,打了一個滑。就在旁邊的我,連忙縐前,把她扶上一把。

「小心!」

「人老了,要面對現實吧。」婆婆露出一個苦笑。「你心情不好吧。跟女友鬧反了?」

「我‧‧‧」我似乎什麼也瞞不過她。

「來,拖著婆婆,婆婆怕再跌呀!」

我們的手互相觸碰著,在這大清早上人頭湧湧的花墟道金魚市場。

「你是第二個男仔肯大清早陪我到這裡來。」Carmen在昏暗的街燈下顯得更猶憐。

「是嗎?哪你為什麼肯讓我陪你?」

「因為你肯陪我嘛!」Carmen很鬼馬的。

「哼,你沒有答我的問題。」

「你看,這隻小貓貓很可愛啊!」Carmen扯開了話題。

我跟Carmen當時已相識了三個多月。那時跟女友鬧反了,說得好的是在藕斷絲連的尷尬環境下我決定尋找一個新的希望,說得不好的是我抱著觀望態度一腳踏兩船。就像打工一樣,人一定要保留自己一丁點有利位置吧。

「我喜歡這裡。」Carmen的臉突然的沉了下來。

「為什麼?」

「不知道。」

「我也很喜歡這裡。」我拿起了一包黑色,眼睛很大的金魚。

「是嗎? 哪又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的答案Carmen似乎不大喜歡。

「喜歡一樣東西是不用知道原因的,你知道嗎?」

「我知道,就像我跟文輝一樣。」

「不錯,就像我跟小寶一樣。」

「你跟她不是鬧反了嗎?」

「冷靜期。你跟他又怎樣?」

「我跟他很好,明年他會回來接我回加拿大。」

「結婚去了?」我有點可惜的。

「是。」

「你跟他開心嗎?」我並沒有望著她,只是忙著跟小貓鬧著玩。

「開心,他對我很好。」

「那便好了,女人最重要都是能夠找到一個愛妳和能照顧妳一世的男人。」

「是的。你也對我很好吧。」

「我? 我對誰都那樣好的。哈哈!」我開了個玩笑之後,忙著補充一下。「說笑的。」

「他對我實在太好了,一切給我打點安排。我跟他就像是注定一對的,這些年來,就像一切也應份,一切也應該。」

「那不是很好嗎?」

「是的,很好。但總是覺得缺了一點東西。」

「是這個嗎?」

「你‧‧‧」

「我現在的感覺很特別,至於你問我什麼會令我有這種感覺的話,我也不知道緣因。」

「你不怕‧‧‧」

「你要嘗試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事,一切有人安排了,未必好吧。」我抹著Carmen臉上的淚水。

「但是‧‧‧」

「天快光透了,我們去飲早茶,好不好?」

「好!」

就是這樣,我拖著婆婆上酒樓。她很愛上酒樓,最愛吃煎饟三寶。這時候傳呼機嚮過不停,內容大致上是Carmen叫我等她,永遠愛你這些已對我亳無感覺的說話。因為在這一刻,我己決定把她完完全全忘記。

回到旺角家。甫一開門,便見到一隻黑色很可怕的怪獸,向我張牙舞爪撲過來。我很害怕,為了閃避它,我衝衝走進了廁所,第一時間把門關上。

「嘩啦嘩啦‧‧‧」我很不小心觸恕了一條銀色的小蛇,牠向我猛地噴出毒液。於是乎我登時離開了廁所,走進了連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瑟縮在一角。

好不容易才定下神來。好景不常,這個時候,一個身穿粉紅色衫,樣子又肥又笨拙的物體向我走來。

「主人,你吃飯嗎?我肚裡還有很多昨天剩餘的飯,煮熱點雪櫃裡的食送菜便可以了。千萬不要冷食啊。」

「我不要!我不要!」我發了瘋的走著,其間我被兩隻很大的老鼠伴倒了。我沖沖的跳到床上,用被子蓋著全身,感覺好多了。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