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日

第九天

「留說話給太太,我會趕第一班船來接她。」我放下了電話,走出了電話亭,百無了賴地四周打量這個剛啟用不久的碼頭。

雖然新的碼頭有著更華麗的設計和設備,但我還是嚮往舊的那個。還記得舊碼頭一到節日時等船的人龍便會繞著巴士站,有時還會伸展到行人天橋上。舊碼頭旁是往來尖沙咀的汽車渡輪,小時候爸爸常常甪他的搵食工具(的士)載我們撘汽車渡輪,感覺新鮮極了。還有碼頭附近賣花生糖的小販,我相信沒有我這個找代的人忘記了吧。我記得每次我上船前定必到入閘前的報紙檔買漫畫看,所有記憶猶新,歷歷在目。

第一班船準時在六時卅分開出,船上只得我一個。我走到露天的船艙,坐在較中的一張椅子上。風依舊吹著,景色依然迷人。我將旁邊的椅子拉過來,把頭抌在她的膊頭上‧‧‧

「請十五號桌!」卡拉OK的DJ嚷著。

「到我了。我練習了很久的。」

Carmen忙著把眼淚抹乾。

離文輝回來不到一個月的今天,我約定Carmen今天跟她分手。我們去過了很多地方玩樂,在中環太古大廈的餐廳食過晚飯後便來到灣仔鷹君中心平檯的一間酒吧。平時自己甚少到‘坐廳’的卡拉ok酒廊,怕它又嘈又難聽。只是Carmen想聽多一次她最愛的歌。我接過了咪高峰,用盡我這一刻的心情唱起邰正宵的‘想你想得好孤寂’。

「從妳走後 細雨不停 聽到雨聲 夜夜醒到天明

眼角流出無言的淚 是回憶 在胸口偷哭泣

痛過傷過 慢慢看清 外表平靜 是騙你騙自己

用微笑送你 還答應 把祝福給你

忘了問 誰收留 我的心

當你為了我和他而憂愉

我不該 只等待 你的決定

如果願意 我把你抱緊 也許不會失去你

想你想得好孤寂我想你想得好痛心

想天大聲喊愛你

深深愛一個人原來就是苦苦壓抑

我的遲疑一生的悲凄」

聲也唱沙了,眼淚不厭其煩的又流出來。在這種地方,根本無人會理會到你的死活,何況只是流淚?

我抹一抹在臉上的雨水,天突然下著雨,我趕快的走回船艙中。

「今天玩得開心嗎?」我們離開了酒廊。

「開‧‧‧心‧‧‧」Carmen不停的抹著淚水。

「妳已經哭了整個晚上,不要哭吧。」我握著Carmen雙手。

「嗯。」Carmen勉強停了下來,抬頭望著我。

「愛情真是奇妙。」我嘗試轉換一下話題。「你看,我拖著你的手‧‧‧我放開你的手‧‧‧我又拖著你的手‧‧‧我又放開你的手‧‧‧這麼輕易!」

「不要!」

「總不能永遠的拖著吧,總有分開的時候。」我深呼吸了一下。「你說戀愛是多麼的奇妙,由兩個互不認識的陌路人走在一起,再令他們的手牽著。試想想,我現在走去拖著街尾那個女的,她定把警察叔叔喚來!」

「那又不一定。可能她不單止不會,還深深的愛上你呢!」Carmen苦笑的。「以你談戀愛的技考,我相信你很快便可以把我徹底忘記,回復你陽光一般的氣息!」

「我也這樣想。」我輕描淡寫的帶過。「好了,今晚是我們最後的一天,你應承過今晚後大家還是朋友,你不要反口啊!」

「‧‧‧我‧‧‧不想‧‧‧」Carmen哭得利害。

「反正一起也沒有結果,還不乾脆地在他回來前分手,我們肯定比死還痛苦。到時,我再沒有藉口不送forever friend熊仔給你了。」

昏黃的街燈下,我們呆站在路中。路的一邊是往碼頭的天橋,另一邊是走回灣仔市中心的天橋。

「這雙手分開之後,可能這一生也沒有可能再拖上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

「傻女,大慨不會十年後一天在街上與你相遇,你肯給我拖著走才怪啊! 想不到你是這麼隨便的! 哈哈哈!」

「還笑‧‧‧」Carmen被我逗得又哭又笑。

「笑起來好看多了,你知道我最討厭是什麼女孩子嗎?」我抓著頭。「唔‧‧‧我想是愛哭的女孩子吧! 返正我也想不到任何跟你分開的藉口,這個蠻不錯吧。」

「我現在正試向你用這個理由分手。」我將Carmen的手慢慢放開,只淨下三隻手指,只淨下兩隻,只淨下一隻,最後完完全全分開了。

不知不覺已經到達長洲,碼頭上有很多長洲居民準備出市區工作。我走出了碼頭,穿過大小的街巷。但因為我並不是這裡的常客,只憑點點中學旅行的記憶,竟然走到了一條分叉路‧‧‧

「你行這一邊,我行那一邊。」我指點著。「對不起,今天我實在很疲倦,不送你回家了。你一直行便會見到地鐵站。」

「你會忘記我嗎?」Carmen問。

「會!」我答。

「我一定不會。」Carmen垂下頭,不忍看著我離去。

我沒有說再見,一直向碼頭方向走。我亦沒有打算回家,拿出了香煙點了一根又一根,直至把差不多一包煙燒完。

煙燒完後,身子不由自主的走回跟Carmen分手的路口。竟然被我發現,一個女子捲伏瑟縮在牆壁的一角。從微細的聲音中可以聽得出她正在痛哭,從瀰漫著一片悲哀的空氣中可以感受到她如何痛苦,從冷冷的路人眼中可以感覺得到她是那麼的無助。

「Carmen!」竟然在一個街角見到她,分隔了兩個多星期的日子,彷如隔世。

「強!」

最後我終於可以再一次將Carmen緊緊的抱起,這些痛苦的日子我們一一走過,相信以後開心的日子我們必定可以共同分享。

「我要跟你永永遠遠一起。」我哭著說。

「嗯! 我愛你!」Carmen也哭著。

「我也愛你,妳願意嫁給我嗎?」

「願意!」Carmen脹紅了臉。「我們的手永遠都不分開!」

「一定!」我深深的吻著她。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